中国今年第3次定向降准落地:释放7000亿元力度远超前两次

2020-07-31
年内的第3次定向降准正式落地,继降准置换MLF后,央行这次定向降准的目标瞄准了支持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和小微企业融资。
中国人民银行6月24日下午5时宣布,从2018年7月5日起,下调国有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邮政储蓄银行、城市商业银行、非县域农村商业银行、外资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鼓励5家国有大型商业银行和12家股份制商业银行运用定向降准和从市场上募集的资金,按照市场化定价原则实施“债转股”项目;同时,邮政储蓄银行和城市商业银行、非县域农商行等中小银行应将降准资金主要用于小微企业贷款,着力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央行称,本次定向降准将释放合计7000亿元资金。这一数字超过了年内前两次降准的规模和市场预期。
“为进一步推进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加大对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央行在公告中称,将继续实施好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为高质量发展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营造适宜的货币金融环境。
降准分别定向支持市场化“债转股”和小微企业
此次定向降准是落实6月20日国务院常务会议的有关部署。
国务院常务会议6月20日确定了进一步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措施,其中一条就是支持银行开拓小微企业市场,运用定向降准等货币政策工具,增强小微信贷供给能力。
具体来说,本次定向降准分为两个部分:大行股份制银行降准支持债转股的实质落地,而其他银行降准支持小微企业融资。
一是自2018年7月5日起,下调工行、农行、中行、建行、交行五家国有大型商业银行和中信银行、光大银行等十二家股份制商业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可释放资金约5000亿元,用于支持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项目,同时撬动相同规模的社会资金参与。
二是同时下调邮政储蓄银行、城市商业银行、非县域农村商业银行、外资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可释放资金约2000亿元,主要用于支持相关银行开拓小微企业市场,发放小微企业贷款,进一步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这是继4月央行降准置换中期借贷便利(MLF)后,降准的又一次新方式。为什么是降准定向支持“债转股”呢?
央行有关负责人表示,今年以来,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签约金额和资金到位进展比较缓慢,考虑到国有大型商业银行和股份制商业银行是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的主力军,可通过定向降准释放一定数量成本适当的长期资金,形成正向激励,提高其实施“债转股”的能力,加快已签约“债转股”项目落地。同时,当前我国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仍较为突出。邮政储蓄银行和城市商业银行、非县域农商行在支持小微企业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对其实施定向降准,有利于增强小微信贷供给能力,增加银行小微企业贷款投放,降低小微企业融资成本,改善对小微企业的金融服务。
央行也明确了定向降准的监督规则:金融机构使用降准资金支持“债转股”和小微企业融资的情况将纳入人民银行宏观审慎评估(MPA)。
此外,央行还分别对国有五大行和12家股份制银行的落实定向降准提出了要求。
即上述17家银行要建立台账,逐笔详细记录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实施情况,按季报送人民银行等相关部门。
合计释放7000亿资金远超前两次定向降准
合计来算,本次定向降准可释放资金约7000亿元。
这一数字大幅超过了今年前两次定向降准释放的资金规模,令市场感到少于意外。
今年第一次定向降准在去年9月末宣布,央行从2018年起对普惠金融实施定向降准政策:为支持金融机构发展普惠金融业务,聚焦单户授信500万元以下的小微企业贷款、个体工商户和小微企业主经营性贷款,以及农户生产经营、创业担保、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助学等贷款,统一对上述贷款增量或余额占全部贷款增量或余额达到一定比例的商业银行实施定向降准政策。这次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在1月25日正式实施,释放流动性3000亿元左右。
4月17日央行宣布,从2018年4月25日起,下调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市商业银行、非县域农村商业银行、外资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同日,上述银行将各自按照“先借先还”的顺序,使用降准释放的资金偿还其所借央行的中期借贷便利(MLF)。央行称本次定向降准释放的资金在4000亿元左右。
不仅是释放资金的规模上超过市场预期,此次定向降准政策从部署到落地再到正式实施周期远远短于2018年1月定向降准从部署到正式执行的时间长度。
过去,国务院常务会议分别于2014年4月16日、2014年5月30日、2017年9月27日提出定向降准,央行在2014年4月22日、2014年6月9日、2017年9月30日宣布定向降准,对应降准执行日期分别为2014年4月25日、2014年6月16日、2018年1月25日。
“下半年仍有可能降准50-100个基点”
在半年第三次降准后,接下来货币政策怎么走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
央行在答记者问中表示,将实施好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把握好结构性去杠杆的力度和节奏,为高质量发展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营造适宜的货币金融环境。
市场上对下半年继续调整存款准备金率的预期依旧强烈。
中信证券预计,下半年仍有可能降准50-100个基点,一是中国法定准备金在世界范围内仍处相对高位,应在目前背景下尽快降下来,二是下半年资金缺口仍然存在,应该持续供应流动性。
“今年以来,在金融严监管的背景下,货币政策逐步从去年的实际偏紧向中性回归,支持表外转表内、非标转标的进程,本次定向降准意味着货币政策进一步边际调整,宽松力度加码,可以一定程度支持实体融资、缓解信用压力。但是降准释放的是银行表内资金,而今年以来大幅萎缩的融资主要来自影子银行体系,而这些融资要回归银行表内还会受到信贷和监管政策限制,这意味着降准对信用压力的缓解、对社融的支撑作用或相对有限,经济下行压力和信用风险依然存在。”海通证券表示。

相关文章